• 周六. 7月 2nd, 2022

5G编程聚合网

5G时代下一个聚合的编程学习网

热门标签

OI 生涯回忆录

admin

11月 28, 2021

OI 生涯回忆录

本篇为意识流文章。

谨献给我结束的高中信息竞赛生活。


最开始,我只是玩过 MC 对指令有点兴趣,只是看到网上关于程序员和计算机科学家的描述,只是在初中带领过机器人比赛。

考上附中以后,我在许多见烦了名字的竞赛中发现了:信息竞赛。

说实话,一开始我真的以为这个竞赛是搞什么网络攻防或者软件设计的竞赛,和机器人比赛类似。可惜的是,我在入门的时候根本没有理解到这个竞赛的真正含义,没有形成具体的概念,只是在学习语言和基本电脑知识。这一点,我觉得我们教练有所失误。

逐渐发现,这个竞赛并不像文化课一样——完全不一样,以至于我很久都没有找到学习它的方法,没有形成正确的认识。我只看到其他同学模拟赛比我强,分数比我高。我只听到教练一直在强调“他们刷了好多道题”。我将错误归在自己是住宿生,晚上没有时间练题。

于是,我第一次在周末申请在机房训练。教练虽然同意了,但是在我写题的时候却冷嘲热讽(我就是这么理解的)。那道题我不会,我没法像其他人一样很快找出来做法,因为我不知道怎么用搜索,不知道什么是状态,更对时间复杂度一点概念都没有。我在那里瞎写,用我知道的所有语言知识拼凑出我觉得逻辑正确的代码。这就是早期我的状态。

中午放学时间,sys 说今天要不要打 csgo —— 当然是和其他现在已经在清华的学长说的。而我理解成了机房可以合法地放松。于是,我在电脑上打开了游戏,即使教练过来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。

现在听来可能有些可笑,不过当时我就是对竞赛抱着这样的幻想。

当然,我被赶了出来,还被禁足机房一个月。我清楚地记得我当时在楼道的监控死角摊坐下,偷偷哭出声来,很久。我一直是这样的一个孩子,在之前的年月里,我不知道有多少次有过类似的场景。每次都是我一个人,哭着,不想让人来看我的样子,也真的没有一个人来

但是这次,我穿着附中的校服。作为一个高中生,一个青年,我必须要从这种幼稚里走出去。虽然我仍然很倔强,在那之后真的一个多月都没去上课(教练经常提到的我停了好~长时间的竞赛),但是之后在同班同学 fgf 的激励下,我最后还是返回了机房,并且在当年 NOI 不久之后和她一起停课训练。

停课之后,才算是开始了我 OI 生涯的第二阶段。

我确实基础薄弱。不过在 lwc 、zzc 、gxy、fgf 等人的热情帮助(和疯狂卷的激励)下,我终于对信息竞赛有了正确的认识,至少我知道我每次做题是在干什么了。在此基础下,我赶紧补上了我落下的许多算法和数据结构,并刷了很多的题来弥补。这这段时间里,我才是真正的入门了。


我的高中 OI 生涯里的比赛非常魔幻。

CSP-S 没考好,省选不看它成绩。

NOIp 考得挺好,省选占很大比例。

WC2020 开了 C++11 导致爆零,有省份看这个成绩,但 SN 省一点比重都不占。

SN2021省选 Day1 忘写 cctype,心态爆炸的情况下完成比赛,最后没事,进入 B 队。

APIO2021 因为省选前觉得自己进不了就没报。

THUSC2021 考炸了,没有约。

NOI2021 Day2 爆炸,但是仍混了个银牌。

现在看来我好像考炸的频率偏高

不过达到目的了。


省选之后,应教练的话,太飘了,简直每天都在颓废。

反正已经退役了,说这些教练也不会来揍我。

不过马上就要回到现实了。

我多希望竞赛的时光能再长一会。

这就是青春啊。


一路走来也有和教练赌气的份,不过大多动力都是来自赵老师和父母的鼓励和期望。还有奶奶的让孙子上清北的梦想。

*Determination

不止我一个人的。


我好像对什么都感兴趣,但是总是无法深入地去做进去。我好像也从来没有单纯的因为自己想做一件事而去执着地做下去,要么是为了不辜负其他人的期望,要么只是为了扇某人巴掌。

我这种自我反省的状态在高一比较频繁,省选之后几乎没有了。看来还是吃得太饱了。

想起袁隆平爷爷了……

真就意识流呗。


之前想写的好像很多,真的开始敲键盘反而不知道该写什么。

sys 进了国集,现在还和我在一个宿舍。

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。

之后想到啥再加吧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